今天去修理牙齒,清掉牙齒上不該有的東西這過程也未免太痠痛了,
還好要求打麻藥,不然後來挖掉半邊牙齒的過程應該會讓人痛到崩潰吧Q__Q

不過麻藥打得很透,臉皮也麻了,結果漱口時嘴巴關不緊,就像金魚一樣噴出了小水柱。
沒有知覺的肌膚摸起來的觸感就像一塊肉,對,一塊肉。
麻藥退了後,被動工牙齒的酸痛感逐漸回來,
神經突觸真是讓世界感受變得很多元,有知覺時一點點碰觸都好強烈,麻痺時怎麼弄都不起波濤。

心是否也像這樣,當麻痺了很多感覺時,任何事在眼前就像敲打石頭一樣平淡無感,
但覺醒了之後,所有的小事情頓時都會看得很清楚,感受也就多元了呢~~
好吧,總之期待明天牙齒神經就能不再傳遞痠痛的感覺給我了Q____Q。

這次看牙醫其實是覺得補銀粉的牙齒怪怪的,想要他挖掉重補,
但牙醫直接了當的說,那顆牙齒只能找有除汞設備的診所或是大醫院(如國泰馬偕新光)去除,
不然在沒有防護設施的情況下,那過程中產生的汞蒸氣,我會直接吸進去,他跟助理也是。
上網查了一下,有除汞設備的診所不多,不知道有沒有朋友也有除汞的經驗可以分享?

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