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勝文的豐盛可以投射台北市也變豐盛。
那柯P的真誠、老派中年人可以帶來甚麼?我不知道。
但如果這是個黑暗無法被隱藏的年代,是否就勇敢迎接改變?
以目前兩方幕僚的發言行為及格調看起來,我實在也不知道勝蔡可以帶來甚麼豐盛,還有會任用甚麼人才,這段日子以來我只感覺到"隨便"。

反正KMT勢力那麼強,被奪走4年,做不好總有搶回來的時候,
但若錯過改變,讓好冰冰接著勝蔡的話,有些沉疴只怕就越來越大難以拔除....魔鬼藏在細節裡。
又是選擇的時候,但我不覺得這是甚麼藍綠對決,接下來是合一的年代。
個人內在的分裂,中國人集體潛意識的分裂,上演成我們的藍綠政黨惡鬥,誰也不讓誰
但讓了又怎樣,不讓又怎樣,國家會垮台嗎?
為什麼不一起同心協力創造願景,為什麼只爭奪眼前近利?

我偏好真誠表達,我喜歡直接溝通,我喜歡傳達個人優點及國家未來,勝於找打手攻擊競爭對手
因為我想要我居住的城市,就是真誠做自己的代表性城市,而不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地方
就算真實的面貌沒有想像中的好,也強過被撕下面具時露出貪婪醜陋真相來得好
揚升的年代裡黑暗是藏不住的,那麼為何我要讓謊言及表面工夫來統治這個城市,
是的,我喜歡真小人勝過於偽君子,欣賞韋小寶多於岳不群
不是我不想被豐盛說服,我當然喜歡豐盛的年代,但我更喜歡純然做自己,
學習這麼多身心靈概念,不就是為了找回天真無邪的那一面天性嗎?
同樣的,當人面對與接受自己,跟自己內在合一,所想要的豐盛與美好是否就會輕易來到身邊了呢

就這樣。
呂律師的想法跟我很接近,轉貼他的文章如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呂秋遠
9月9日 ·
其實從一個人的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想法,基本上是沒有錯的。


所以,要說柯文哲是沙文主義者,他是。事實上,許多老人家或中年男都是,而他們很難適應現在的氛圍。舉例來說,我知道一個法律界非常有名的老師,他曾經因為被控性騷擾而心情不好很久,因為他在講課的時候,會舉一些讓女性覺得很不可思議的玩笑,我們這些學生會知道他是無心的,這輩子他所受的教育就是這樣,很難改。但是我從他的身上學到很棒的法學思考模式。不過如果只是專注於他講的笑話,恐怕就會覺得他是很沙文主義的教師。

舉例來說,他會講,如果有個女人被詐騙結婚,為什麼法律上是得撤銷而不是無效,因為我們要給女人選擇的機會,法律不應該強行介入她的選擇,說不定一開始被騙,但是後來很滿意。
滿意什麼?我們大概都知道,也知道他這麼說,在這個年代不太適當,他的性別意識沒有與時俱進。不過,要老人家改,算了吧!為了這件事,要移送性別平等委員會懲處,當然可以。但是,他會不會對女生動手動腳?我相信他是全世界最紳士的老人家,比起很多道貌岸然、滿口仁義道德性別尊重的老師,要好上太多。

所以,柯先生的言語,確實彰顯出他是一個認為「小女生只有外表,不應該當市長」,也聽聞過「婦產科醫師的種種黃色笑話」、不認為「中醫可以解決許多問題」之類的老人。要聽多一點的話,大概也可以猜到他反對醫美、認為蔣經國貢獻不少之類的言論。
總之,他就是一個典型的老人保守主義中產階級,如果沒有掩飾,他應該會有更多驚人之語。

BUT,這個BUT又來了,請跟我說一遍,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這個BUT。
如果他說的話,反映他的階級意識,那麼勝蔡二人組呢?
為什麼我要提他們?絕對不是因為馬英九喜歡講阿扁八年遺毒這麼簡單。
因為馬英九與阿扁,不是競爭對手,但是柯文哲與勝蔡卻是。

這句話的意思是說,我們只能在保守的中產階級與保守的權貴階級,二選一。至於馮光遠,不是我不願意提他,而是他都自願放棄競選,進入牢裡抗議這個體制。我很佩服他,但是我不知道基於什麼理由選擇他。如果他選上了,萬一以後被國民黨(或民進黨)迫害,一審又有罪,他是不是又要放下市長職務,在土城去簽公文?

如果我們真的覺得,把講英文當做國際化、把山豬窟當做山豬滿山跑、把一身皺折當做一生挫折、把內湖當做暗無天日、把餿水油當做石油、把殯儀館當做賓館、把新生高架橋當做下水道的人,會比起講醫師間的低級笑話、講質詢與備詢不及格的女人適合坐櫃臺,更適合當市長,那就選勝蔡吧!

以後的市政就是,連勝文市長、蔡正元副市長、羅淑蕾秘書長,這樣的鐵三角關係,肯定會迅速拉近城鄉差距,這對於台灣的整體發展,也是好事呢。
在年底,你可以因為討厭柯文哲而不支持他;但是如果因為討厭柯文哲而支持勝蔡。那麼成為天蓬國的國民,也是剛剛好而已。反正他當完八年後,就會去選總統了,讓台灣成為最國際化的特別天蓬區,大家加油吧!

最後,我想提醒柯文哲,您現在最後要做的事情,是喚醒選民的熱情與希望,就像是阿扁當年一樣,自由主義如果不能飄揚在台北市,那麼您肯定不會選上,相信我。


呂秋遠
9月12日
如果跟連一樣有錢,你會做什麼?


但是我們應該問的是,我們正在做什麼?即使我們沒錢。

連的問題根本就不是有錢,有錢哪裡是問題?許多人之所以不喜歡吃勝蔡,純粹是因為人,而不是因為錢。有錢從政?很好。翻開監察院的財產申報表,現在政壇上的達官顯要,哪個不是家財萬貫?

他的問題,從他的廣告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就是「假掰」二字而已。這份文宣很明白的呈現他根本與一般的中產階級,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。他活在想像中,而我們活在現實中。

他真的很有錢,可以不用賺錢就可以享樂、不用買房就有帝寶可以住、不用買車就有車子可以開、不用把妹就可以娶得怕曬黑的千金。
不用認真選,就有市長可以當,如此而已。
這些都不是問題,問題是他的心態。

「如果我是連勝文也許不會出來選,這是做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,我不要跟連勝文一樣我覺得他蠻傻的,他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在吧!」
「當一個市長不是攻下一座城堡,而是在市民心中,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。」
他在告訴大家,他從政,是為了理想、抱負,本來他可以輕鬆的過活,就像是過去跑海夫納的花花公子派對、隨便就有董事長可以當、中常委可以選、嬌妻可以娶、帝寶可以住、跑車可以開、用不完的錢。沒事酸兩句馬英九是丐幫幫主、現在不是大明王朝,還可以博得清譽,幹嘛一定要做這份工作?不就是為了這廣大的市民?
這就是我所謂的「假掰」。他真的瞭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嗎?

因為他的身份背景,他被養成一個公子哥兒。大家嘲笑他的,並不是他有錢,而是強調自己沒錢;他經常想要嘗試表現出自己是親近這塊土地的,但是受限於自己的身份背景,就只能貼近他所想像的美好世界;他想要展現中產階級的小確幸,但是因為他從來就不是這種人,所以描繪出來的畫面,永遠都是不切實際的理想藍圖。
他極力的躲避這世界的醜惡,因為在他本來的世界裡是沒有這種東西的。

他聽過江蕙「惜別的海岸」嗎?他聽過FM.97.7的賣藥電台嗎?他真心的握過拾荒阿婆的手,而且專心的看著她的臉、聆聽她的每一句話嗎?他有窮到身上只剩下幾十元,不知道要找誰幫忙嗎?他知道星巴克一杯咖啡的價錢跟小七的不一樣嗎?

要在市民心中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嗎?請先從不要假掰開始,誠實的面對自己。我從來沒有因為他有錢而討厭他,即使他的錢都不是靠自己來的,我還是只能說他命好。我不喜歡他的原因,純粹就是他努力想要裝作自己是文青,卻擺脫不了銅臭味,拼命的向美女展示他的文采。
如果我像連勝文一樣的有錢,我要做什麼?這問題不需要回答,因為我知道,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,與金錢一點關連也沒有,真正有意義的事情,也不是用錢,就可以堆砌出來的。

關於這場選舉,關於連勝文,錢,從來都不是重點。



呂秋遠 2014/9/14

星期五深夜,剛回到家,立刻就被客戶找了出門。這個客戶,應該說是典型的台北市中產階級,但是我們相處得很愉快,是好朋友之一,他也常閱讀我的臉書。

那天晚上,他有點喝醉了,所以開始「稱讚」(?)我。

「我說小呂,你雖然平常講話不怎麼樣,但是看得出來你有『念過書』,有辦法想出『勝蔡』兩個字。」正當我要反駁他,「勝蔡」不是我發明的,而且我講話怎麼可能不怎麼樣時,他開始提起了台北市長大選。

這應該是最近台北市民的惡夢,許多人只要酒酣耳熱,就會開始談起選舉。

「伯母過得好嗎?」我問。
「她平常還能自己上菜市場,跟幾個朋友聊天,身體好得很。」他說。
「那麼,你覺得你母親會投票給誰?」我試探性的問。
「連勝文,這是肯定的。」他說。
「為什麼?她的理由是?」我小心翼翼的問。
「她覺得他是乖孩子、有禮貌、很上進。」他理所當然的說。
好吧,她是年邁的老媽媽,我沒意見。

「那麼你呢?」
「我會去投廢票。」他立刻說,「我知道你不會支持連勝文,我也不喜歡他。可是你不覺得柯P根本就不行嗎?你看他前兩天,竟然講出這麼多歧視女人的話。」
我聳聳肩,基本上宗教與政治兩件事,是完全不能說服與溝通的。但是就在這時候,我覺得非常荒謬,因為有個人告訴我,他因為柯P說了歧視女性的話,而不想支持這位候選人,但是現在我們所在的場所是酒店。
「我覺得你本來就不想支持柯P。」我簡短的說。「其實他說什麼,對你而言一點也不重要。其實,你只是在為自己找藉口而已。」
我知道他喝醉了,而且醒來以後,他肯定會忘記我說過的話。
這件事情讓我對於柯P的選情,有了全新的認識,而且我認為,這些沈默的台北市民,最後會答應連勝文的請求,給柯P,或是學運份子一個教訓。

政治學中,在預測投票行為上,有所謂的密西根學派。密西根學派認為,人們在投票時,會有三種傾向交互影響,政黨、候選人與政見,而政黨是優先考慮的因素,至於政見,幾乎沒有人在意這個議題,所有的政見與候選人,不過就是在幫忙政黨傾向找藉口而已。
另外一種學派叫做哥倫比亞學派,這個學派則是從投票傾向指標來判斷。當選民在投票時,會考慮的因素是自己的出身、職業、地區、教育程度、性別。舉例來說,如果有個人是外省籍、住在永和、職業是教師、教育程度是大學、女性。這個人即使平常不談政治,但是這個人大概支持朱立倫的傾向,應該非常明顯。

上面的小故事,似乎真的證實了理論。你以為台北市民真的在意柯P說了什麼、做了什麼?勝蔡有多靠北、多無能、多抹黑?大部分的台北市民,根本不在意柯P是不是貪污、是不是歧視女性,這些議題,只是讓他們在投下勝蔡那一票時,心安理得而已。

「因為柯P歧視女性,所以我不想投他。」
「因為柯P喜歡作秀,所以我不想投他。」
「因為柯P交代不清帳目,所以我不想投他。」

所以你會覺得找蕾蕾與元元是錯誤的嗎?別鬧了,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,就只是為台北市民找藉口,如何不支持柯P,甚至在最後一刻支持勝蔡而已。

柯P現在能做的,不是在口舌上與任何人爭論,因為對於兩邊而言,都只想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,合理化自己的選擇。他應該要像陳水扁在2000年一樣,組成市政顧問團,造成一股「沛然莫之能禦」的風潮,如果在最後時刻,他能找出適當的各領域傑出人士,挺身而出願意支持他,那麼習慣觀察風向的台北市民,或許就會「認命」,支持這個候選人。

除非東風澈底壓倒西風,否則,慣於觀察風向的台北市民,還是會依照密西根學派,或是哥倫比亞學派的預測,讓大家嘲諷的勝蔡,順利當選。沒辦法,這就是台北市,這就是天龍國。


呂秋遠 2014/9/20

「我跟你說,我改變主意了。因為我覺得,這場選舉,連勝文已經把他自己變成世間情的編劇。我想知道,他能夠把選舉玩到到底有多爛!」
「喔?」這次又是他,這個深藍的大老闆,只是地點終於不是在酒店。
「我再確認一次,臉書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寫的?」他問。
我沒好氣的回答,「最好是有人在深夜每天願意幫我寫篇三千字的文章!你以為我幹嘛每天兩點睡?就是工作完以後才能寫啊!」
「那太好了,我要你幫我寫一句話:『不怕神醫樣的對手,只怕豬一樣的隊友』,我本來要投廢票的,現在我改變心意了,我要支持神醫。」

「是什麼原因讓你改變心意?不投神豬改投神醫?」我非常好奇,帶點興奮,因為他旁邊還有兩個深藍軍老闆。
「因為,神豬旁邊的人都是豬!他把好好的一盤棋下成這樣!羅淑蕾以為全天下的會計師都死光了,只有她還活著嗎?這場戲到底她要演到什麼時候?明明就是很明白的帳目,公款公用,她為什麼要,你們閩南話說『登門踏戶』到這種程度?」
我沒有說話,因為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。

「我跟你說,我寧願把台北市交給柯P四年,做不好換掉就好。至少他可以衝撞這個台北市政府體系,像是信義區為什麼有這麼多家夜店?他要掃蕩啊!如果換做連勝文,一定什麼都照舊!我要賭這一把!連勝文身邊的人,根本就都是王金平的勢力,我們最討厭王金平!」
「你看,耳語如果在我們這裡流傳,支持連勝文,就是支持王金平!你看如何?」他笑了。
我從沒想過,這個大老闆竟然如此邪惡!
「來來來!祝福我們柯P當選!」他拿起酒杯,跟其他二個深藍老闆一飲而盡。
我突然又覺得,二個月後的台北市充滿了希望。


呂秋遠 2014/9/21
我沒有覺得柯P有多好,他頭裡裝的就是個保守的中產階級腦。
他崇尚嚴刑峻法、卻又欠缺明確的法治概念、懷念小蔣時代、對同志的態度不明、欠缺兩性平權概念等等,都表現出這一點。
但是就我片面的觀察,他具備的人格特質是誠實、認真、清廉、醫療專業,而且因為如此,所以他發言經常很白目,不懂得隱藏內心真實的想法。不過換一個角度想,這時候應該是他說最多話的時候,以後當選或落選,我大概都聽不到這麼中產階級的中年人真心話了。
他對毒品確實深惡痛絕,醫師大概都是。所以他要連坐,在法律上看,這是錯的,但對他來說,這也沒什麼。他當上市長以後會不會這樣?可能會,但是警察局長與法規委員會主委一定會出來拉住他。至少,假設他真的如此,檢察官也不會放過他。別忘了,他是孤鳥,法院可不是姓柯的開的。
我要是他幕僚,我大概會寫出一堆義正辭嚴假掰的訪問稿讓他念,只可惜他現在就是還學不會,我看他大概也不想學。一個年紀已經五十幾歲的人,算了吧,要他改什麼?喜歡他就喜歡他,不喜歡他就去支持勝蔡,或是投給光遠。不用覺得他是個不合格的市長候選人,殘酷的現實告訴我們,我們只有兩個人可能在年底進去台北市政府,一個是勝蔡羅,一個是孤鳥柯,比較兩個人的背景與人格特質,要選誰,就自己想。
說實在話,要我全然支持柯P,現在還是不太放心,但是,如果是因為誰能講出一套溫良恭儉讓的話,所以才支持他,那麼勝文絕對是首選,他在正式場合的時候,絕對不沙文、絕對不法西斯。
但,我就是覺得令狐沖就是要比岳不群好多了,不用跟我辯。

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