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你能夠跟某人很放鬆地在一起,那是愛的唯一跡象。
如果你無法跟某人很放鬆地在一起,那麼你就不是處於愛之中,
別人——敵人——一直都在那裏。

 

那就是為什麼沙特說:「他人是地獄。」
對沙特來講,地獄就在那裏,它一定是如此。
當沒有愛在兩個人之間流動,他人就是地獄,
但是如果有愛在其間流動,別人就是天堂,
因此,別人是地獄或天堂要依是否有愛在其間流動而定。


  
每當你處於愛之中,就會有一種寧靜產生。
語言沒有了,話語變得沒有意義,
你有很多話可說,但同時又覺得沒有什麼好說的,
那個寧靜將會包圍著你,
在那個寧靜當中,愛就開花了,你就變得很放鬆。

 

在愛裏面沒有未來,也沒有過去,
唯有當愛死掉,才會有過去。
你只能夠記住一個死的愛,一個活的愛永遠無法被記住,
因為它是活生生的,所以沒有空隙可以讓你去記住它,
沒有空間可以讓你去記住它。
愛是在現在,沒有未來,也沒有過去。


  
如果你愛一個人,你就不需要偽裝,那麼你就可以成為真實的你,
你可以拋開你的假面具而放鬆下來。
當你沒有處於愛之中,你就必須戴一個假面具。
你每一個片刻都會很緊張,因為有別人在,你必須偽裝,你必須提防,你必須成為侵略的或防衛的,它是一種抗爭,它是一個戰爭,因此你無法放鬆。


  
愛的喜樂或多或少是放鬆的喜樂。
你覺得很放鬆,你可以成為你本然的樣子,
就某種感覺來講,你可以成為裸體的,你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,
你不需要擔心你自己,你不需要偽裝,你可以敞開來,
你可以變得很有接受性,在那個敞開當中,你是放鬆的。
  


如果你對你的身體有愛,那麼同樣的現象也會發生,
你會變得很放鬆,你會關心它,
愛你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不對,那並不是自戀,
事實上,它是走向心靈的第一步。

OSHO

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