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圖片及以下轉貼來自彌勒熊電影網)

《安諾瑪麗莎》是一部很奇異的人偶電影,很精緻,

若不是臉上有那些線條,差不多快覺得像真的一樣。

這部片結束的時候,現場的人都有點呆滯....

然後就有人離開時說著:這部片莫名其妙的開始,也沒頭沒尾的結束 XD 

從這兩句話應該就可以了解,大家在呆甚麼....

 

片中的女主角其實叫做麗莎,"安諾瑪"其實是Anoma 不尋常之意,不尋常的麗莎,意味著Lisa的出現對男主角來說,是相當特別的,她跟一般女人不一樣,在他平凡無奇生活中,以及一個2天的出差行程裡,只有Lisa的聲音是悅耳的,如黃鶯出谷般,像個女人@@,對,真正的女人,特別的女人,除了Lisa以外的所有女人,聲音都跟男人幾乎一樣,激不起麥可史東對於"特別"的渴求。

 

過去他也曾經就在某個時刻,突然覺得自己不愛前女友,就瞬間消失在對方生活裡,他覺得自己有病,一種追求特別、無法忍受平凡的病。

 

因此當麥可史東遇上Anoma Lisa,把她當作他枯燥乏味生活的救贖時,他覺得自己重燃愛火,找到了新的生命,

在一個晚上的邂逅及深深的身體交流後,他愛上了這個Anoma Lisa,彷彿讓他找到了新的生命,而且就連夢中,他都恐懼全世界都要從他身邊奪走Lisa,因此他一醒來就說他愛她,他決定要離婚拋妻棄子跟Lisa在一起。


但是"特別"很難經得起平凡的考驗,就在一頓早餐之後,只因為Lisa嘴巴有食物就直接說話,及習慣用刀叉碰牙齒,發出很多餘的不悅耳聲音後,

麥可史東突然發現Lisa不再那麼特別,聲音也逐漸從悅耳的女聲變成了雙聲道,男聲/女聲夾雜著,

吃完這一頓早餐後,Lisa再也不特別、不新鮮,最後Lisa變成了一個平凡的女人,一點都不Anoma,

於是他追求特別的悸動也就死在Lisa的聲音最後變成男聲的那一刻。他簡直就快崩潰了....

 

所以整部片大概就在講這樣的東西,很細微,某種傷痛印痕?? 但我們不知它從何而來。

對我來說,我會解讀成一種不滿足,一種覺得自己應該要很特別,擁有不尋常的閃耀的人生的不滿足,

所以當它成了暢銷作家,到處演講時,更會覺得這樣不平凡的職涯,為何只有平凡的家庭,娶了一個老婆生了一個孩子,

看起來一切都很圓滿美好,但是內在的渴望就是讓他鬱鬱寡歡。


我覺得追求特別沒有不好,但追成了病,上了癮,到最後輕視並無視平凡,就有點累。


其實活到現在也體驗不少事情後,覺得生活中最不平凡的,其實是把平凡都看做珍寶,

能把日復一日的事情及人都當作全新的,總是可以再挖掘出新的體驗時,這才是真的Anoma。

這也來自於某種態度,就是不把自己當作特別的,自然就不太會去追尋更特別的來配自己;

若把眼前所見的都當作特別的,那就不會一直去追求所謂的"更多更好更不同"。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片名:【安諾瑪麗莎Anomalisa】
上映:2016-01-29。
類型:偶動畫。
片長: 分鐘。
導演:查理考夫曼【王牌冤家】編劇。杜克強生。
配音:《非法正義》珍妮佛傑森李。《哈利波特》大衛修里斯。《烈火悍將》湯姆諾南 。
發行:派拉蒙 。
官網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aramountTaiwan 。

 

 

劇情簡介:
麥可史東是丈夫,是孩子的爸,還是備受尊敬的作者,著有《讓你更能夠幫助顧客》,卻深受平凡的人生所苦。有一次他到辛辛那提出差,即將在客服人員大會演講,入住弗瑞格里酒店那一晚,邂逅了食品公司的客服代表麗莎,這位恬靜的女子能夠讓他暫時擺脫失落感,很可能是他這輩子的真愛。這個美妙而溫暖的故事,挾帶著荒謬和詼諧,出自鬼才導演查理考夫曼(【紐約浮世繪】)和杜克強森(【廢柴聯盟】第二季耶誕特輯)之手,珍妮佛傑森李、湯姆諾南、大衛修里斯獻聲配音,卡特伯威爾跨刀製作配樂。天才導演查理考夫曼以黑色喜劇和超現實定格動畫,刻劃出一位男性的午夜靈魂夢迴,印證了考夫曼深厚的編劇功力和原創實力。

 

 


查理考夫曼和杜克強森的首部動畫作品,可以從2005年開始講起。當時查理考夫曼和柯恩兄弟,為作曲家卡特伯威爾的實驗劇場寫了有聲獨幕劇,在紐約、倫敦和洛杉磯巡迴演出。卡特伯威爾為了這幾齣獨幕劇,籌組室內樂團現場伴奏,再搭配擬音師馬克柯斯坦左的特殊音效,總能吸引大牌明星共襄盛舉,其中查理考夫曼的獨幕劇【希望離開劇院】,更請來霍普戴維斯、彼得丁拉奇和梅莉史翠普擔綱要角,柯恩兄弟的獨幕劇【外科醫師】仿效以前的廣播劇,舞台上幾乎沒有佈置,演員直接坐在高椅朗誦台詞。洛杉磯巡迴演出期間,由於時程安排不佳,只好臨時把柯恩兄弟的獨幕劇,換成法蘭西弗瑞格里的獨幕劇【安諾瑪麗莎】,法蘭西弗瑞格里其實就是考夫曼的筆名。


舞台劇【安諾瑪麗莎】是勵志演說家麥可史東的故事,這位英國紳士跟妻兒住在洛杉磯,巡迴美國各地為客服人員演講,有一天在辛辛那提短暫停留,邂逅了他的忠實書迷麗莎海左曼,一位不善交際的業務代表。舞台劇演員陣容有珍妮佛傑森李、湯姆諾南和大衛修里斯,當時執行製片夫妻檔凱斯考爾德和潔絲考爾德(【神祕訪客】、【下一個就是你】),正好坐在觀眾席品味這齣戲。凱斯考爾德說:「我很喜歡舞台劇【安諾瑪麗莎】,這集結了電影手法、管弦樂和特殊音效,不僅能夠讓人感動,也觸及孤獨與愛的主題,以及身為人的本質,這些都是千年不敗的題材,我不禁考慮把它拍成長篇動畫。」

 


動畫工作室Starburns Industries創辦人迪諾史坦默托普勒斯,拿到【安諾瑪麗莎】的舞台劇劇本後,立刻著手改編成電影劇本,這將是查理考夫曼的首部動畫作品,也是Starburns首次進軍大螢幕。Starburns創立於2010年,堪稱劃時代的製作公司,專門製作定格動畫和傳統2D動畫,曾以【廢柴聯盟】第二季耶誕特輯【Abed’s Uncontrollable Christmas】,贏得艾美獎角色動畫傑出成就獎。【安諾瑪麗莎】的導演兼製片杜克強森,曾參與迪諾史坦默托普勒斯的動畫專案,被選為【安諾瑪麗莎】前進大螢幕的重要推手。杜克強森說:「迪諾有個節目告一段落,我們正在考慮接下來的計畫,他手上剛好有查理考夫曼的劇本,而我又是考夫曼的大粉絲,二話不說就加入了。」製片羅莎崔恩(動畫【機器雞】)也加入這個創作團隊,跟查理考夫曼和杜克強森聯手合作,把【安諾瑪麗莎】改編成動畫。

 


查理考夫曼有個怪癖,他喜歡留白讓觀眾自行做結論。查理考夫曼、杜克強森和羅莎崔恩,在募資網站Kickstarter成功募得資金後,就開始廣邀定格動畫專家,把主角麥可史東和麗莎海左曼的磨難和苦痛化為動畫,刻劃出他們在弗瑞格里飯店發生的點點滴滴,舞台劇本幾乎原封不動搬上大螢幕,查理考夫曼表示:「角色都一樣,演員都一樣,劇本都一樣,幾乎一模一樣。」杜克強森補充:「這齣舞台劇本來就有改編成動畫的潛力。」

 

 


查理考夫曼和杜克強森聯手合作,賦予【安諾瑪麗莎】獨特的風格。除了借助羅莎崔恩的定格動畫長才,還網羅雕塑、模具和鑄造、服裝、髮型設計、佈景製作、佈景和木偶動畫等專家,為每個鏡頭調整小人偶的動作,並且完成精密的紀錄,他們還請來攝影指導喬帕瑟瑞里。雖然【安諾瑪麗莎】是動畫作品,但故事背景都是再平凡不過的現實生活,舉凡主角所穿戴的服裝,旅館的套房、走廊、酒吧和會議室。

 

 


【安諾瑪麗莎】製作團隊對每個細節近乎苛求,盡量把故事場景做到逼真為止,有些設計師專門負責微乎其微的細節,例如閃亮的眼睛、粗糙的質地、厚實的雙手。查理考夫曼說:「我們希望人體看起來就像真的一樣,人偶體積很小,動畫師必須小心調整動作,讓那些眼睛彷彿有了生命。我們的目標,就是讓角色有了靈魂和感情。」然而,製作團隊卻不掩飾麥可和麗莎等角色的臉部縫合線,這有別於一般的定格動畫,以數位手法修飾前額和下半臉的接縫,形成更光滑的擬人面孔。查理考夫曼和杜克強森偏好不修飾,以呼應麥可史東的存在困境。查理考夫曼說:「你注意看大製作的動畫片,他們都會在後製階段,把人偶修到完美無缺,看起來跟電腦動畫毫無差別,但我們不想抗拒素材的本質,這同時是一種象徵和隱喻。」

 

 


動畫版的配音員,也是舞台劇的原班人馬:珍妮佛傑森李、湯姆諾南、大衛修里斯。【安諾瑪麗莎】的聲音不同於其他電影,查理考夫曼只說他很滿意原班人馬:「我們聚在一起拍這部戲,大家全力以赴且樂在其中,這完全憑藉著一股熱情,就如同回到高中戲劇社,每個人都是發自內心而來,所以才會令人感動,我還想跟這些人再瘋狂一次。」

 

 


執行製片凱斯卡爾德,早從2012年開始參與【安諾瑪麗莎】,他看完舞台劇版本後,跟查理考夫曼、杜克強森和Starburns團隊相談甚歡,隨即投注大筆資金。他本人也是查理考夫曼和杜克強森的粉絲:「我看完【變腦】就被查理考夫曼收服了,杜克強森【廢柴聯盟】第二季耶誕特輯也是上乘之作。卡爾德的製片公司Snoot Entertainment,製作過五花八門的電影,恐怖片、紀錄片和電腦動畫不一而足,但定格動畫倒是初次嘗試。凱斯卡爾德說:「我們很想嘗試以前沒做過的類型,定格動畫、查理考夫曼和Starburns的夢幻組合,根本令我們無法抗拒。」

 

 

 


【安諾瑪麗莎】跟查理考夫曼其他大螢幕作品不謀而合,無論是【變腦】、【蘭花賊】、【王牌冤家】或【紐約浮世繪】,這些經典電影描述令人難以忘懷的悲劇主角,不幸的靈魂無盡忍受著超現實的黑色喜劇,【安諾瑪麗莎】片名大玩雙關語,突顯查理考夫曼對文字遊戲的熱愛,探討考夫曼深愛不已的主題,例如孤立、孤獨、憂鬱、沮喪和對關係的渴望。

 

 

 


對考夫曼和強森來說,把【安諾瑪麗莎】搬上大螢幕,最大的挑戰就是把聽覺作品付諸視覺。查理考夫曼說:「這部作品有一些隱喻,需要觀眾自行領會,我們不想把事情說得太白,這時候如何透過圖像來詮釋,就變成漫長而繁複的過程,隨著有聲獨幕劇逐漸淡化,電影於焉成形,一切端視什麼想呈現在螢幕上,什麼想留存在觀眾心中。」

 

 

 

, ,

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