柯文哲前陣子針對方局長的事情表態,但是PTT剛好有網友在採訪現場,錄下了3分鐘的對談(錄音檔:http://vocaroo.com/i/s0OVy5F0NfW6),並好心整理聽打稿還原採訪對話,話說我看到這些大家自發性的整理聽打稿,真心認為幾乎每個人都開始去瞭解新聞製作的過程~~~全民皆記者?
KP
(照片引用自呼叫政府)

【更新】柯文哲:方仰寧不是狡滑的人
挺方仰寧 柯文哲:不能因為民粹要求下台
柯文哲:不能因為民粹 就要官員下台
全文網址: 柯文哲:不能因為民粹 就要官員下台 | 郝龍斌挺方仰寧 | 國內要聞 | 聯合新聞網
「方仰寧不是這種人」 柯文哲挨轟牆頭草
柯文哲挺方仰寧? 網友公布真相

 回到這個事件,還原聽打稿後,不知道採訪的是哪個媒體,只能從新聞搜索去找出最近寫到柯文哲對該事件有表態的報導,有的網友找到是來自聯合報的報導,但是我一看到報導名字掛了一串人,我覺得這是很多人一起跑出來,但是都太小條或是重點分散,所以被長官或是編輯拚稿。 記者原本交的稿是怎樣不得而知,但是肯定的是,這篇稿子只取了各篇其中幾句話。所以記者原來真的是要這樣表達的嗎?

 再來,大家都很疑惑,為什麼記者要拿假設性問題不斷問受訪者,即使受訪者說他並不清楚狀況?
 我以前的經驗是,其實長官已經設想好一個角度及標題,也就是骨架已經有了,受訪者的意見就是把肉填滿,這樣就是個完整的新生命,所以有時候記者明明知道問的人可能不清楚狀況,但是為了這個角度,還是要從各方面去讓受訪者思考其他的可能性,這樣的好處是讓讀者了解到,其實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決,或是看事情的角度其實可以更多元化。再來就是,長官已經說了要做這樣的角度,因為發生在台北市轄區,剛好又牽涉到選舉題材,一起包裝不僅可以讓大家了解如果柯文哲當市長他會怎麼處理,另一方面又可以借柯之口評論該次事件,一舉雙雕(ㄟ~但怎麼沒去問連勝文?)

 那為什麼不出聽打稿?也許記者真的把柯文哲的話寫成那樣,也許不是,但是一般人沒想到的是,一篇報導就是只給多大的欄位,有限定大約的字數,記者寫的又不是社論可以盡情揮灑,因此採訪後自然要摘錄出最重要的話來寫。有時候就會變成以記者接受到的訊息改寫,因此受訪者的話只摘錄一兩句,但會被導引到想要做的那個角度去。

所以為什麼要這樣做新聞?
1. 因為媒體自己表示意見是不客觀的,所以要請大家信任的大人物來評論判斷,下標題的時候也才比較有可看性,不是總是故意要設局給人跳,當然因為採訪時間很壓縮,需要在最短時間內蒐集到最多有力的意見時,多半也是會先挑友善的人採訪。
換句話說,如果這篇文章寫的是某記者自己的看法,你會想理嗎?你一定想說,她寫在自己的FB或是部落格就好了吧?所以讀者是想要看重要人物的意見。或者是已經待了10幾20幾年的資深記者,其他專業人員,你是不是才會比較有興趣了解從這些人的角度看到了甚麼?

2. 日報截稿有時候很趕,如果一次處理很多題目,不一定會去聽錄音檔整理逐字稿,周刊及月刊才有這樣的人力及工夫,而且現在報社人事精簡,更不可能請工讀生來幫你整理聽打稿,所以多半以記者當下記下來的重點句子或是他理解到的重點來呈現。

3. 也許記者自己寫出來的東西是完整的,原汁原味呈現,但是如果再跟別人一起拚稿,拚出來的東西就變成要看長官想要取出的角度方向。一個好下標題的角度,始終是操作的要點。

也許記者已經變成一個不被信任的第四權,但是這裡面的從業人員仍是很多在岡位上競競業業,
請不要打翻一缸子人的努力,當大家爽快的在吃晚餐時,日報記者正在瘋狂寫稿,
中午時間上班族放鬆吃飯時,記者也常在記者會上速記重點並馬上發稿,只扒幾口飯,等到可以吃飯時菜都涼了,或是準備下午採訪場合中的資料及打算撰稿的內容。說真的,幾乎是一整天都處於腦袋沒有停下來的時候,這種工作不是只要好好整理出一篇篇的聽打稿歌頌誰就好了。

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